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她的贴身宫女翡翠脸色有片刻的为难,凑到赫嫔身边轻轻的说了两句:“娘娘, 您忘了, 咱们买通了敬事房的王忠, 将苏常在的牌子放在了前头。”

    “这会子敬事房的人还没来,大概是事成了。”

    “成……成了?”赫嫔眼巴巴的瞧着外面, 听声儿敬事房的太监拐弯走到了丽景轩后才收回眼神, 啪的一声将手边的花瓶往地上一砸:“怎么一次就成了。”

    翡翠怕外面的人听见声儿,又怕主子生气伤身, 连声安慰她:“主子, 您要放宽心。”

    “您是一宫主位, 苏常在得宠,总好比过旁人去。”翡翠上前轻轻的捏着赫嫔的肩:“再说了,万岁爷怜惜您, 储秀宫一直没有旁人, 这次选秀苏常在通常在都是您亲自选的。”

    “家世差但样貌好,拿捏在手里固宠日后万岁爷来咱们储秀宫的日子不是更多了。”

    赫嫔虽有宠,可终究还是比不过宜妃娘娘,年纪大了还不安分, 膝下又有两位皇子。

    她想再升一升位份, 终归是难。便想了个法子,学学别的一宫主位, 找些家世差的来固宠, 苏常在选秀那日就得了万岁爷的青眼, 她便讨了过去。

    “罢了, 道理本宫都懂。”赫嫔撇开翡翠捏她肩膀的手:“只不过一时转不过弯而已。”

    她轻轻撩了撩眼皮,眼睛往丽景轩的方向看去:“但愿那个苏常在是个听话的。”带着护甲的手指轻轻的捏了捏,语气发冷:“不然本宫不介意脏了自己的手。”

    丽景轩内,苏清秋已经听见了声儿,进皇宫那么长时间,这凤鸾春恩车的声音她不是第一次听见,但每次都是去接赫嫔的,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停在了丽景轩,那仿若百鸟齐啼的声音她头一次听的这般清楚。

    王忠亲自带着人进来,跪下道喜:“苏常在大喜,皇上今日翻了您的牌子。”

    “凤鸾春恩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还请苏常在随奴才过去。”

    “好。”苏清秋强掩住激动的心,眼神示意身后的宫女秀兰,后者从袖口掏出一个荷包悄悄的塞进王忠的手心:“日后还要劳烦公公提点一二。”

    王忠悄悄颠了颠荷包的重量,脸上的笑更真诚了几分:“苏常在,快请跟奴才来吧。”

    苏清秋坐着凤鸾春恩车一路到了养心殿,小太监带着她进了偏殿,屋子里有个伺候的嬷嬷:“苏常在安,奴婢是来伺候苏常在的贵嚒嚒。”

    屏风后面放着大浴桶,有来往的小太监提着水桶往浴桶中到入热水,旁边的案几上放着花瓣,皂子。

    嬷嬷没说明白,但苏清秋又何尝不知这是什么意思,状若羞涩的低下头:“多谢嬷嬷。”

    嬷嬷伺候着苏清秋脱了衣服,见她一身皮子如雪一般的白,赞叹道:“奴婢伺候了这么多小主,就属常在这身皮子最白。”

    后宫女子想要得到万岁爷不断的恩宠,除了一张好脸蛋之外,身段皮子也是最重要的。

    这些个道理,苏清秋自然是懂得的,嬷嬷说的话虽然好听,但她的脑子里却总是会想到温知许那身白的泛光比珍珠还要细腻的身段。

    想到这,她不甘心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滑入水中,整个身子都覆盖在了花瓣之下。

    清洗之后,苏清欢被抬着进了康熙的寝殿,浑身上下只裹了一床被子严严实实的从脚遮到颈部,只露出一张脸。

    大概是心中还是害怕,总觉得身上有些发热,若有若无的还有一丝痒意。

    可苏清秋的心却没放在那上面,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还有选秀那日只见过一面的人,身形高大相貌端正,看像自己的时候眼睛若有若无带着笑意。

    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帝王至尊,足以睥睨天下。

    像是感受到她心中所想,开始传来脚步声,坚定又有力一下一下的仿佛踩在她的心上,苏清秋被子低下的手悄悄的攥紧。

    男人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眼前明黄色的帘子刷的一声让人从外面掀开。

    她心中一惊,巴掌大的小脸更楚楚可怜。

    “吓着你了?”康熙身形高大,一手撩着床帘,微微俯下身像是将她笼罩在怀中。瞧着这新得的苏常在,一张小脸生的确实不错。

    “皇上。”苏清秋羞滴滴的一张小脸涨的通红,被棉被裹着的身子挣扎的跪在床榻,散在肩处的发丝垂在脑后,衬着一张小脸娇俏羞涩。

    “臣妾苏清秋,叩见万岁爷。”她双手抱怀跪着磕了个头,再抬起来露出一双含着薄雾的双眼,羞涩又温柔。

    ***

    万岁爷翻了苏常在的牌子,整个后宫都知道。

    但次日一早,满宫上下却在流传。

    苏常在坐着凤鸾春恩车都被送上了龙榻上,可没过多久人却被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

    伺候万岁爷侍寝的妃嫔们还是头一次碰到被送回来的,随后又传苏常在被送回去后丽景轩又叫了太医。

    妃嫔们都在议论,这苏常在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可谓说满宫的人都在笑话她。

    这流言,自然也传到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