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可众人捧着的老太太,一双敏锐的眼睛眯了眯, 意味深长的说了句:“知许跟她们不一样。”

    她说完这话, 慢悠悠的撩起眼帘, 原本还嬉笑热闹的屋子, 顿时静悄悄的。

    老太太说不一样, 可不是不一样, 相宜小姐是她娘挺着大肚子带进府的,虽都是温三老爷的, 但她娘毕竟是个妾。

    而苏清秋, 那就更不值得一提了,只不过是个家世落魄,来投奔温府的表小姐而已。

    怎么能跟正经嫡出的小姐比?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只有中间那镏金鹤擎鎏香炉里冒着缕缕白烟, 伺候的丫鬟们虽态度还是一样的恭敬, 但此时站在老太太身边的苏清秋却觉得脸上一热

    雪白的小脸火辣辣的,总感觉老太太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下面有无数双眼睛在看她的笑话。

    她来温府之前便摸清了府中的底细,勋贵之家府中气派,老太太是个管事的, 又喜欢女孩。

    可温府只有温相宜一个女娃, 虽是庶出又不得老太太喜欢, 却也小就是锦衣玉食, 精心伺候, 在宝贝堆里长大的, 比一般人家的嫡小姐养的还要精细。

    苏府没落,老太太又是自己的远亲,她自来后日日夜夜的尽心讨好老夫人,花了两年时间才得了老太太一个好字,也渐渐的在府中站稳了脚跟。

    府中的丫鬟婆子哪个看见她不恭恭敬敬的唤一声表小姐?

    却没曾想到,温府居然还有一位小姐。

    苏清秋想起,自三个月前收到苏州一封信之后,全府上下都在为那未露面的小姐在准备。

    从住处到摆设,丫鬟婆子,衣着首饰都是精挑细选,就连一根簪子,老太太都要亲自过目。

    这盼来盼去,人没盼到,从苏州运过来的马车倒是有六七匹,听苏州府来的奴才们说,这些都是他们小姐从小用习惯的。

    苏清秋好奇去看过一次,马车里都是奇珍异宝,外面这些东西一两件都难寻,可却任由人家随意的赏玩。

    原本还平淡的心悄悄泛起了酸意,半垂下去的眼眸闪了闪,衣袖里的手悄悄的握紧了。

    “荷香,快去看看,我的乖乖孙女怎这个时候了还不过来。”老太太等不急了,挥手派人去催。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声呼喊:“祖母。”

    听着声音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众人齐齐往门口一看,打帘的丫鬟才刚将帘子打起,便从外面进一个身着湖绿色长袍的少年。

    少年眉目精致如画,走进来整个屋子放佛都亮堂了不少。

    大夫人扭头看了一眼笑出了声,转过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差异道:“这不是四少爷?不是去了秋山书院读书?这时候怎么来明辉堂了?”

    老太太年纪大了,眼睛看的没那么清楚,见大夫人喊便招手道,“知忆,书院放假了?”

    “快到祖母这儿来。”

    整个温府,老太太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四少爷,一见他来人都乐了。

    见大家的目光都在往大堂中央挪去,苏清秋才感觉脸上的温度没那么灼热。

    收敛起脸上多余的表情,与大家一块带着笑意的往低下看去。

    只一眼,嘴角的笑意就僵硬住了。

    明亮又辉煌的大殿中间,那少年一身湖蓝色的长袍,料子是当下最好的流光锦,举手投足之间仿若波光粼粼,湖绿色的料子舒爽急了,瞧着像是六月里满堂的莲花。

    领口与袖口间用银线缠着,寻着腰间的纹路,勾出好几篇清竹叶片。

    那少年眉目间带着浅浅笑意,背对着身后那巨大的青鹤大屏风,青鹤高展翅膀而他就站在那中间,一眼看过去,熟悉又陌生的那张脸像是要脱去凡骨,羽化登仙。

    “这……”苏清秋愣神半响,及时醒来,这人乍一眼与四少爷温知忆一模一样,可眉眼却要比四少爷还要精致许多。

    熟悉的眉眼间自带几分媚意,这哪是翩翩少年郎?分明是个女娃。

    咬咬唇手指着下面刚想说,却见那少年上挑的眼角带着笑意,随后一挥就将手中的扇子打开,挡在了自个脸前。

    “祖母,您再瞧瞧。”

    柔若如水的嗓音从扇子里面传来,尾音带着轻微不自觉的媚意,理直气壮的撒娇,还有两分女孩谙世事都的独特。

    天生的好嗓子,不含一丝矫揉造作。

    众人听这妩媚的仿若化的开水的声音楞住了,一时无人说话。

    温知许眼睛一转,着急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