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但苏清秋去的早, 一进宫就去了最热闹的东六宫中的储秀宫里, 住的是锦绣繁华的丽景轩。

    温知许虽是后来的,同是常在却不知为何被安排到了青竹楼里。

    这儿可是全皇宫最偏僻的地儿, 青竹楼原先是先帝夏日纳凉的去处,自先帝走后这儿就渐渐的荒废了下来。

    满地的青竹肆虐的长, 夏日蚊虫多不说,冬日里可是能活活的冻死人。

    “主子还没醒?”

    似云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宫装, 头上的两把头精可爱, 她扭头问着一边板着脸, 其貌不扬的宫女。

    “没。”清冽的嗓音传来,那人头都没抬。这宫女叫棉雾,大长脸, 淡眉,长的寡淡不说, 脾性也不好, 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似云看见她就着急, 可这人是温三老爷给小姐寻的, 是作为小姐的陪嫁与自己一同进宫。

    似云再怎么觉得她不讨喜, 也不会在外人面前落了她的面子, 内务府自进宫那日就给主子拨了四个太监,四个宫女, 人手虽然多, 但打心底里似云还是觉得她两与主子才算最亲近。

    不能与棉雾发火, 便当着其余宫女的面埋汰起青竹楼来:“这什么破地方, 竹叶怎么扫都扫不干净。”

    “等主子受了宠,一定要早早的搬出去才是。”

    青竹楼顾名思义是以竹子建造的,刚来的时候荒凉破旧,但是收拾好了却也算的上小巧雅致。

    只不过这甚少有人来,至少似云在这住了小半个月,都没见旁人来过。

    她们在外面叽叽渣渣的,眼看着日头都三竿了,屋子里的人却还没起来,去膳房提膳的小太监早就在候着了。

    听见似云说的话,小元子深深的叹了口气,觉得这似云姐姐说话也不闪着舌头,受宠就像是买颗大白菜一样简单。

    宫外来的女人果然是心思单纯,哪里知道这偌大的皇宫里,帝王的宠爱才是最难得的啊?小元子很想告诉似云,凡事不要想的那么简单。

    但他不敢,他现在还有事求似云呢。

    “似云姐姐,您进去瞧瞧?主子要还不起的话,这早膳可就要冷了。”小元子举着膳盒一脸哀求。

    抬起袖口擦擦自己额头的汗,小元子一脸的苦相。原先他是个御花园扫地的,因为知道秀女要进宫,他早早儿的就将自己存的全部家当拿出来,求人给他谋个好差事。

    差事那人倒是给他谋上了,跟的还是位常在,他心中欢喜觉得好好跟着主子总有出头那一日。

    却不想,主子还没进宫,就被划拉到了青竹楼。这地儿可是又偏又远,主子还没进宫他的心就凉了半截。

    新跟的主子住的地方偏还不算,这主子还又懒又馋,这日头都快晒屁股了都不起来。

    不起来就算了,每日的一顿三餐倒是顿顿不拉。

    小元子看着自己手上的食盒,无奈的撇撇嘴,里头可是上好的碧梗粥,象眼小馒首,荷叶饼,枣儿糕,下头还有鸡肉茴香烧麦,羊肉馅鱼鳃包子,三鲜饺子,素包子。

    “倒不是个会吃亏的主子,想吃啥点啥,超过了额度就自个拿钱。”这半个月来,都是小元子去提膳。

    虽然觉得跟着这位主子没啥前途,但交给他住的事他倒是一样一样的都上了心,这位主子虽然平易近人,瞧着没啥脾气。

    但是到了吃这方面可是半点都马虎不得,昨个已经点了羊肉鱼鳃包子,今个定是要吃到的。

    但是羊肉又不像别的,冷了那味可就不对了。

    正想着呢,屋子里总算是有了动静,似云与棉雾带着伺候梳洗的宫女往里头走,小元子头也不敢抬低头候着。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里面喊了一句:“进来吧。”

    小元子一愣,里头又喊了一句,他才反应过来喊的是他,主子不喜欢使用太监,以前他都是在门外候着的。

    现在这是主子要见他?

    小元子苦着的脸一脸激动,虽然主子现在不受宠,甚至连皇上的面儿都没见过,但是至少是位主儿啊。

    后宫的女人不到最后,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步登天了?

    虽然小元子觉得这位主子没有一步登天的机会,但至少让皇上记起,出了这青竹楼也好啊。

    小元子想到日后,一脸激动,举起袖口在脸上胡乱的摆弄几下,赶忙的弯着腰含着胸进去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